与艾共生22年,张锦雄:没有爱,再好的药也没用

作者:四川同志-访问量:-发表时间:2017-4-2

张锦雄

  谈到艾滋病,张锦雄(Ken)表示:“如同大家吃生鱼片、吃火锅,都没问题。有时感冒,和一般人处理一样,现在只是一种慢性疾病。”

  香港《苹果日报》4月2日报道,1997年,香港引入“鸡尾酒疗法”,艾滋病病毒(HIV)被压至低于检测水平,艾滋病(AIDS)不再是“世纪绝症”。Ken只需每半年去医院领一次药,每天服药两次。他笑着说,22年来,一起生活的家人也成了养生专家,“因为照顾我,大家都吃得健康,注意运动”。

  今天说得轻松,但当年的他,犹如被判死刑。

  1995年12月,Ken暴瘦到只剩36公斤,因肺炎入院,被确诊患上当时的“世纪绝症”艾滋病。“病发时以为会死,落了几滴眼泪,觉得这样死去,爸妈会很难过。”身为同志,Ken坦言发病前有六七段关系,相信是一次不安全的性行为导致染病。当时他只告知姐姐、妹妹和好友,自己只有一个小小的愿望——熬到下个月出院,庆祝可能是最后一次的生日。

  21岁那年,Ken带着生离死别的心情办“寿宴”,至今记忆犹新:“我在酒楼摆了三桌,想感谢家人和朋友在我最艰难的时候给予支持。我记得大家吃饭时,神情很沉重。”

  之后一年,Ken在家养病,不时进出医院,父母一直以为是肺炎。“护士说,大部分病人到死都不告诉家人,你不妨考虑趁着自己清醒,对父母说出实情。”于是,他决定让父母知道真相,“我自己说不出口,就拜托护士长说”。他记得当天故意很晚才回家,在家门口已听到妈妈的哭声,却想不到父母有这样的反应:“爸爸说,天塌下来,当被子盖,好好吃药!”妈妈则哭着说,愿意用自己的命和儿子交换。

  撑到1997年,曙光终于出现——香港引入何大一发明的“鸡尾酒疗法”。死里翻生,Ken表示当年真正救回他的不是药。他引用一句广告词:“没有爱,再好的药也没用。”

  “当年最难听的话是‘艾滋基魔’,一提到艾滋就想到同性恋、魔鬼,很恐怖。”病情稳定后,Ken投身艾滋病关怀活动:“起初和陌生学生分享,发觉别人未必很害怕或歧视你,他们只是没机会接触和了解。”Ken慢慢走出来,近年去各地公开分享自己的经历:“因为站出来了,人们才不得不了解和认识,我们其实和普通人一样。”

  去年,Ken和男友接受电视台采访,但节目播出后,竟让并非感染者的男友变得生人勿近:“同事和他保持距离,接触他时,有人会突然戴手套。”面对误解,Ken一笑置之:“我们在一起七年了,这么亲密,他也没有被感染,其他人还有什么好怕的。”医学界早在多年前就已证实,艾滋病不会通过一般的正常社交传染,但大众是否理解,又是另一回事。

  “现在香港社会的确进步了,但仍未完全消除歧视。”他仍然看到不少病友面临家人嫌弃和社会压力,最终忧郁自杀。歧视的存在,让社会付出代价——香港每年仍有近700例新增个案。“因为被歧视,那些人不会主动检查。于是,大家误以为这个病离自己很远,未必懂得好好保护自己。”

  与艾滋病共度了22个生日,Ken不仅活得健康,而且活得光明自在:“从否定自己、慢慢认同自己,到现在还能帮助别人,让他们也能接受自己,这个过程很有意义,也很开心。”Ken最希望的是,香港社会也懂得与艾滋病患者共存。

评论列表

发表评论:(只限100字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