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志自述和可爱小保安的基情故事

作者:四川同志-发表时间:2017/7/9 15:48:46
我下乡去的是南方的一座城市。虽说是下乡,但这座城市很发达,特别是思想很开放,连我这个一向激进的人都接受不了。这里的同志夜店有非常刺激的节目,可我一次都没去过。一方面是有些难为情,另一方面,这座城市很不安全,不敢一个人出去。 对方单位安排得很周到,我一个人住一套单元房,离单位不远。住处旁边就有大型购物中心和健身房。每天下班,我先去健身房锻炼,然后去购物中心吃饭,回到家里自己喝啤酒、看电视。好久没有这么清闲和规律的生活,人养得越来越精神,身材也越来越好。   这座城市的特点之一就是服务业超级发达,这也体现在物业服务。北京的物业和这里相比,简直就是垃圾。这里的每个小区都有绿化很好的花园,里面有四季常青的热带植物,稍大些的小区有露天泳池。每座楼的门厅都有保安24小时值守。   我住的楼里有3个保安轮流值班。这里的保安不同于北京的保安,北京的保安多来自于北方地区的农村。家境一般不好,从小营养不良,个子是又矮又瘦,面带菜色。这里的保安虽也来自于周边地区的农村,但由于该省早已是中国经济最发达的省份,所以他们和城里人看起来没什么两样。虽然南方人个子不高,但都很结实,也很有礼貌,气质也还不错,没有怯生生的感觉。   在这3个保安中,年龄最小的一个20来岁。不知道是不是最小的原因,他总是值夜班。由于我夜里不会出去,因此很少遇到他,开始时也没注意到他。有天早上上班时,感觉后面有双眼睛注视着我。一回头,看见了他。他圆脸圆眼睛,长得虎头虎脑。头发很短,是那种贴着头皮的寸头。肤色是标准的古铜色。后来和他聊天时知道,他的肤色是天然晒出来的。有些人费了很大劲去晒灯,但是却晒不出这种古铜色。晒灯出来的肤色发暗,但他的肤色却很亮,闪着蜜糖的颜色,十分悦目。由于肤色的映衬,他的眼睛很亮,再加上他穿了件白色的短袖衬衫,更显出他的健康和阳光。   他见我发现了他在看我,并不回避,而是给了我一个微笑。雪白的牙齿从粉红色的嘴唇中露了出来,笑容自然的挂在脸上,让人感觉非常亲切和友好。他一看就是那种没有任何城府,很容易亲近的人。我回报了他一个微笑,微微点了下头。这是我们的第一次交流。   自打那天见面后,我的生活继续。只是,每次走过大楼的门厅,都会有意无意的去关注他是否在值班。结果多是令人失望的,他还是总值夜班,因此碰到的机会很少。   那段时间正值雨季,一般出门我都会带着伞。偏巧那天没带,等我健完身吃过饭出来,发现外面已是大雨倾盆。虽然离家不远,但要就这么回去也会被淋成落汤鸡。我只好在购物中心里闲逛,希望过一会雨能停。但一个小时过去了,眼看着商场就要打烊,雨势却越来越大。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,耳边忽然有人问:“没带伞吗?”。   是他,那个小保安,就在我身边。穿着短裤、人字拖、白背心,一双大眼睛正注视着我,这还是他第一次和我说话。   “是啊,今天出门忘带了。你怎么在这儿?”,我问。   “我来买东西。”他提了提手中超市的塑料袋。“这雨不会很快停,和我一起回去吧”。他带着岭南特有的口音。   我看到他另一只手拿着一把折叠伞。这伞很小,这么大的雨,一个人打都够呛,更何况是两个人。可事到如今,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,只好冲他点点头。他举着伞,我们一起冲入雨中。   虽然路不远,但雨势很大,我们不自觉的紧贴在一起。身体摩擦的瞬间,我能感觉到他的体温和皮肤的光滑。不是我这个时候还有意去感受这些,而是这种触感会不自觉的传入大脑。我能感觉到他的手臂在往我这边倾斜,为的是多给我遮点雨,虽然不会有多大效果,但心中还是暖呼呼的。   一开始,我们还谨慎小心的走着。但雨太大,这种谨慎不会有什么成效,更何况还要不断躲避着路面上的积水。没走出200米,身上已经湿了大半。我们索性越走越快,到后来,一路小跑着回到了小区。这时,我们的身上都已经湿透。好在南方的雨并不冷。我们看着彼此落汤鸡的样子,忍不住笑起来。   “去我家里洗洗吧。”我说到。   “好啊。”他很爽快的答应了。   当他从浴室出来的时候,令人眼前一亮。他全身闪着均匀的蜜糖的颜色,体毛很少,更显出皮肤的光滑。他的肌肉很紧实自然,看上去很有弹性。腹部虽没有块垒,但很平坦,腰间围着白色的浴巾,全身散发着淡淡的香气。真是一个小清新。   “去屋里换上衣服吧”,我已经给他准备好了干净的居家裤和背心。   “谢谢你啊。”当他穿着我的衣裤从卧室出来时,有点不好意思。   “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啊,要不是你,我还不知道怎么回来呢。”   “应该的,我们应该为业主服务好。”他说这话的时候,带着一点点腼腆和骄傲,还有着一种认真的责任感,和他的年龄有些不匹配,更显出他的可爱。   “坐下歇歇吧。”我说。   “不了,晚上还要值班,该去接班了”。他边说边向门口走去。   我把他送出去,心中充满了温暖。   转眼间,在南方的3个月就要结束了。我和小保安刚刚建立了友谊,却面临着分别。在这里的三个月,说实话并不开心。南方医院的诊病习惯和北京太不相同了,“草菅人命”四个字确实有点过,但其临床水平的低下、不思进取的工作态度、与药商水乳交融的气氛确实让我很不适应。因此,尽管明知道回来后会面临繁重的工作,但我还是想尽快回到北京。不得不承认,我是个理想控和完美控。在南方的唯一收获就是规律而系统的坚持健身,此时的身材已达到历史最佳状态:肩膀宽阔、胸肌饱满、腹肌清晰,加上南方炎热的天气让我的肤色微微变黑,更加的性感。   在这里生活期间,买了不少东西,冰箱里堆满了啤酒、水果、牛奶、奶酪、面包,还有诸如洗衣粉、卫生纸等等生活用品。这些东西虽不值什么,但扔了可惜,更不可能带回北京。我把它们打好包,打算让小保安拿走。一来不至于浪费,二来也跟他道个别。   在我回京的前一天晚上,我约了小保安(他姓常,以后就叫他小常了)来我的公寓。他穿着一条齐根的南方式的短裤,更显得他的腿结实而修长,上身依旧是雪白的背心,蜜糖色的皮肤闪着光泽。我则穿着休闲短裤和紧身背心。我跟他说明天即将离开,他听了一开始有点惊异,随即眼神中闪过一丝不安和不舍。给他的东西中,有十几罐啤酒,刚从冰箱里拿出来,凉凉的。他并没有要走的意思,大方的把啤酒拿出来,说:“哥,我陪你喝几杯吧。”   他说完这句话,我就预感到有事情会发生。我们并排坐在沙发上,天南海北的聊着。他比我想象的有内涵的多,甚至比得上很多医生。在这个地方,钱永远是第一位的,随时随地都会听到大家在谈论钱。这边的同事可以毫无顾忌的打探我在北京的收入,然后报以无比同情的目光和惋惜的咂叹。但他却从不谈钱,他说自己也将离开这里,然后去当兵,复员后回老家做生意。他说话的时候,明亮的眼睛闪着光,仿佛可以看到他的这些未来。我问他有没有女朋友,他脸微微红了一下,说还没有过。说这些的时候,他似乎有一些无奈。   不知不觉,沙发前的茶几上多了十几个空的啤酒罐。我们都不是很能喝的人,此时都有点微醺,他脸上泛起红晕,使得蜜糖般的肌肤更加灿烂。他大大的眼睛略带忧郁,泛着些许红色,显得妩媚动人。可能是酒精让他觉得无力,他轻轻的把头靠过来,靠在了我的肩膀上。我闻到他短短头发上清新的香气,手不自主的抚摸着他光滑的脸颊,顺着脖颈,滑到了胸口。他的肌肉很有弹性,散发着少年特有的质感,腹肌不明显,但腹部却很平坦。我感觉到他心脏剧烈的跳动,说明这似乎可以弹跳得起的肌肤充满了欲望。   很自然的,我的手伸进了他的短裤,令人惊讶的是,里面没有内裤,迎接我的是一根早已硬挺的男人的骄傲。他没有丝毫躲闪的意思,轻轻的喘息着,嘴里喃喃的叫着“哥哥”,我把他的背心和短裤脱下来,这样,呈现在我面前的就是一具完美无缺的19岁少年的胴体。他毛发不多,使得身体异常光滑,阴毛也很少,象刚开始发育,但他结实圆润的臀部却说明他早已发育好。也许是年轻的原因,我手中的骄傲异常坚硬温热,它自豪的微微上翘,如果不握住它,会紧贴着腹部延伸到脐下。应该说,它真的很完美。   他的乳头小巧圆润,和周围皮肤的颜色差别不大,微微凸起,显得很可爱。我轻轻的把他放倒在沙发上,贪婪的吸允着他的乳头,同时轻轻抚摸着他的蛋蛋。那里同样无毛,同样很光滑。不像那些松弛的蛋蛋,他的很紧实饱满,似乎里面蕴含着无限能量。这种抚摸似乎让他觉得很兴奋,他的红唇微微张开,闭上眼睛,口中带着些许酒气。我实在不忍浪费这美好的唇,吻了上去,他笨拙的迎合着我,像一个初次打猎的猎人捕捉兔子一样在口中追逐着我的灵活,间或有些牙齿的磕绊。看得出,这是他的初吻。这初吻也许让他有些气息难调,腹部开始剧烈的起伏,这使得他平坦的腹部出现两条向下的肌肉垒块,腹肌在里面若隐若现。他有着完美的公狗腰,躺在沙发上腰部是悬空的。我用双手环抱着他的腰,嘴唇开始进攻他的肚脐,他仿佛对任何地方都很敏感,腰部不听使唤的上下扭动,他的骄傲也在我嘴唇下面不安的抖动。我怎么能忍受这样的诱惑,一口含下了他的东西。由于太大,还有一半露在外面。这样的刺激让他全身不自主的颤动,感觉口中的东西也更加雄壮。   我平时不太喜欢给别人口,但并不代表我的技术差。此时,他美丽的躯体和鲜嫩的骄傲完全刺激到了我。我一会上下深喉,一会集中进攻前端,还不忘了用手进攻他的乳头,听着他越来越大的呻吟声,我的骄傲也无比的兴奋。实在累了,就停下来,跨坐在他身上,把我们两人的骄傲叠在一起用手抚弄,我的没有他长,也没有他粗,但同样很漂亮。他忍不住把手伸过来,帮我打。他的频率有点慢,这让我更加欲火难耐,索性一手一个的高频率打起来,我把他的手放在我胸口,让他感受我结实的胸肌和挺立的乳头。   他迷离的眼神,蜜糖色泛着光泽的胴体不断刺激着我的神经,使我欲罢不能。终于,我爆发了,能量直接射到了他的脸上,眼睛上,长长的睫毛上还有光滑的额头上。通常,我的量是常人的五六倍,何况又积攒了这么多天,他的整个身体都被我的能量覆盖。这似乎也是刺激到他的最后一根稻草,终于,他也在我手中爆发了,两个人的能量在他身体上交融并肆意的流淌。   为了避免我们的后代流得到处都是,我们冲进浴室,嬉笑着洗澡。我说,今晚别走了,他说,夜里还要值班。   夜里,狂风大做,暴雨倾盆,而我却睡得很死,没有去陪他。当我第二天早上要去机场时,没有看到他。回京了,回到了我熟悉的家。我给他发短信报平安。他给我回:哥哥,你是我的第一次,你教会了我很多,把我忘了吧,祝你幸福。
上一篇:四川同志    下一篇:四川同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