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志故事:说一说我的出柜经历

作者:四川同志-发表时间:2017/7/9 15:55:52
从4月19日到4月21日,短短三天内发生的一切,足以改变我今后的人生轨迹。虽然我的经历不可复制,但它带给我的难过和感动是值得被记录、被分享和被回忆的。   1   整个事情得从我跟基友E见面说起。我跟E是在某交友网站上认识的,相互加了微信,彼此也很聊得来,也相互交换了照片,E说想见见我,于是我们就在4月19日见面了。此时距离我们刚认识已经21天了,因为从一开始,我们都不是抱着玩玩的心态在交流,彼此都想找一个合适的BF,维持一段稳定的关系,携手走下去。   4月19日,一个很敏感的日子,“419”在同志圈里有“一夜情”的意思。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老天给我的一种暗示,但在当时我完全不介意,一心想着能跟喜欢的人见面就心花怒放。当天,我们约在市中区某餐厅见面,他穿一件深色格子衬衣,搭配牛仔裤和一双蓝白板鞋,显得青春帅气。当我们相互招呼时,他咧嘴轻笑,洋溢着阳光般的温暖。   我们吃完饭,他提议在闹市区逛一会儿,我欣然答应。天色渐晚,街边的霓虹交相辉映,我们顺着人流走着,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,恍然间,我以为是在陪一个老朋友逛街。他讲着他大学里的一些糗事,我看着他侧脸,清晰的轮廓上挂着若隐若现的浅笑,就像晃动的高脚杯里翻滚的红酒一样诱人。   我们大概逛了1个小时,他突然对我说,要不今晚别回去了,去我家吧。不知道是紧张还是激动,我声音居然有点颤抖,行啊。说完还故作轻松地笑了一下,来掩饰我的尴尬。他的家在城东,离市区不远,坐公交也就20来分钟。车上人不多,我俩坐在倒数第二排的空位上,他一下把我的手牵过去,紧紧地握着。作为回应,我也紧紧地握着他的手。   2   到了他家,他说他先去洗澡,我就坐在沙发上玩手机。没一会儿,他就洗好出来了,我也去浴室冲澡了。洗完出来,我看见他坐在沙发上漫不经心地翻着一本杂志,我的心怦怦地跳着,双脚不听使唤地往他身边挪去,当我坐在他身旁,整个身体都陷进柔软的沙发时,我感到一种踏实感,同时对即将发生的一切满怀期待。坐在离他很近的位子,可以感受到他散发出来的体温,还有刚刚洗完澡后身上的沐浴露气味。   为了打破沉默,我无话找话说,你在看什么呢?他转头看着我,看什么都没有你好看。说完一勾手就把我揽进他怀里。我听到杂志掉在地上的声音,以及两颗火热的心跳动的声音,还有他指尖抚摸我头发发出的声音。这一切,仿若天籁般,悦耳动听,让我十分享受。突然,他把我的脸抬起来,温润的嘴唇贴上我的嘴。我知道,该发生的都会发生。我们做了两个基友在一起时都会做的事情,细节恕不赘述。   当一切归于平静时,我们相互拥抱着,谁都没说话。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我当时却在想:这个人确实是我喜欢的,哪怕今晚真地是419我也满足了。殊不知,这想法在一夜之间就变成了现实,我现在回过头来看当时的经历,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也有女人一样很准的第六感。   3   直觉准不准,还得靠现实来印证。4月20日,E起床很早,说有一个重要客户要见。我也不好意思单独待在他家,于是也跟着很早起床。我们大概八点出门,他见客户,我回家。回到家,我进到自己的卧室,继续睡觉。等我醒来,已经十二点半。我给他发了一条微信:忙完了没?想你。等了大概五分钟后,没反应,放在之前,他绝对会在1分钟内回复我。我想他大概还没忙完,或者正在陪客户吃饭。然后我自己去厨房弄了点东西吃,吃完就坐在电脑前上网,顺便看了一下微信,没有回复。   他今天可真忙。我心想他忙完了肯定会回我消息的,我不必这么着急,然后我继续上网。到了下午四点,还是没有任何回复。我实在沉不住气了,就给他打了个电话,当我听到“对不起,你所呼叫的用户已关机”时,我的心一沉:见客户不至于关机吧?我隐隐约约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,但我又没什么办法,只能在家若坐针毡地等。中途我又发了一条微信:有什么事情可以说清楚,不用这样躲躲藏藏的。   不得不说等待是一件十分煎熬的苦事,不管等待的结果是好是坏,在还不明朗的时刻,都让人变得急躁和不安。这种心情,目前为止我体验过两次:一次是奶奶做手术我们全家人等在手术室外,一次是等某资格考试的成绩公布。悲剧的是,这两次等待换来的都是坏结果,奶奶再也没醒过来,而我也因一分之差没通过对我来说相当重要的考试。我是多么希望4月20日的等待不要是坏结果啊。   晚上八点二十三分,我的微信有消息了,我打开来看,是E的回复:对不起,我应该跟你说清楚的,我们不合适在一起,因为我有BF.   4   我没有回复E了。我淡定地把他从微信好友里删除,并且在手机通讯录里把他拉黑。我觉得他已经说得很清楚了,我也不是笨蛋。一个人一开始就抱着玩儿的心态,他只是为了寻找新鲜的猎物,玩过以后他会收拾得干干净净,生怕惹上一身臊。在这个圈子里,还真特么应了一句话:谁认真,谁就输了。   很显然,在这场角逐中我是彻头彻尾的输家。请允许我这样悲观的认为:在同志圈里寻找真爱就跟赌博一样,有人赢必然就有人输,只是输多输少的差别。有人为了真爱把自己所有的筹码都赌上,结果却输得惨不忍睹,你能去找赢家要回来?显然不能,愿赌就要服输。你输了却不认输,还一哭二闹三上吊,只能换来赢家的鄙夷和旁人的嘲笑。   所幸这次失利并没有让我特别受伤,毕竟前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即使有感情付出,也不会伤筋动骨到让我彻底绝望。不过,失望倒是有的。我接触这个圈子以来,一直有一个问题:到底是因为这个圈子太乱而找不到真爱,还是因为真爱难找而让圈子变乱?这个类似于“先有鸡还是先有蛋”的难题我是给不出答案的。我对这个圈子的失望程度与日俱增。   5   出了这样的事,自然会影响到我的心情。4月21日,周一,整天我都心不在焉的,以至于在工作中连连出错。我试图努力调整回来,尝试无果,只能放任自流了。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时间,换好便装正准备离开公司,手机短信来了,一看是老爸的:今天下班回家吃饭吧,你妈弄了几样你爱吃的菜。一股暖流顿时流遍全身,不得不承认,这个世界上最最可贵的就是亲情,它总是在不经意间给你猝不及防的温暖,让你对残酷的现实重拾希望。   是该回家了。公交车上我拿出手机查看日历,竟然发现我有一个月没回家了。我跟父母都住在同一个城市,因为工作和我的同志身份,我不得不跟他们分开来住,我当时的理由是要离工作地点近,免去通勤高峰挤公交地铁的痛苦。现在,他们都已经退休了,各自都有养老金,算是颐养天年了。唯一的遗憾就是,我还没成家。   回到家,一进屋,就闻到香喷喷的饭菜。爸妈都在忙着摆碗筷,见我回来了,妈说,正好,快去洗手,马上就开饭了。整个饭桌上的气氛很温馨,让我一扫整天的郁闷情绪。吃完饭,妈在收拾饭桌,爸叫我进房间,说有事情要给我说。妈在旁边嘀咕:什么事情搞得这么神秘哟?老爸没回答。我好奇地跟着老爸进了房间。 6   房间里,老爸坐在书桌旁,我在靠墙的沙发上坐下。刚开始老爸没说话,只是一个劲地抽烟,好像在酝酿着什么,让我紧张兮兮的。我实在受不了这种沉默,就先开口说:爸,到底什么事情啊?别吊胃口了,行不行?老爸微微皱了一下眉,然后认真地点了点头,说: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?我大脑的CPU全速运转,搜索着一切和爸妈相关的节日,无果,最后我摇摇头。   老爸:今天是我跟你妈结婚30周年纪念日。   我恍然大悟:喔,我还真忘了,要不然今天这顿饭还应该我请你们出去吃。   老爸:在哪儿吃都一样,只要一家人开开心心地在一起就行了。   我:一家人?你们的结婚纪念日,带上我这个电灯泡庆祝,不怕扫兴啊?我跟老爸开玩笑。   老爸:自己的儿子怎么能算电灯泡呢?再说我跟你妈都不兴过这个纪念日。诶,对了,30周年是什么婚啊?   我:珍珠婚。   老爸:喔,珍珠婚。时间过得真快啊,我跟你妈都珍珠婚了,你也快满30岁了。   我:爸,你到底想说什么?我心里思忖着老爷子不会是要逼婚吧。   老爸:没什么,爸就想问问你找女朋友了没?   我:喔,不是跟你们说了嘛,这种事可遇不可求,慢慢来吧。   老爸:你能慢慢来,你妈可有点着急啊,她整天都念叨着什么时候能抱孙子啊,我耳朵都听起茧了。   我:我说了,35岁以前不考虑结婚这事。   老爸叹了口气,说:我理解你的心情。现在年轻人结婚都晚。   我:爸,你今天有点奇怪,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?   老爸居然微微一笑,说了一句:我哪有什么事情瞒你喔,倒是你才应该有事瞒着吧?   我立马手足无措,不知道该怎么应答了。除了我的同志身份,我也没什么可瞒的啊。不会是爸妈知道了我的事情吧,应该不会啊,我根本没带基友回过家,身边的朋友都不知道我的身份。正在我满腹狐疑的时候,我爸开口说话了:有些事情已经发生了,我也就认了,这都是命啊。   我:爸,你到底在说什么啊?什么命不命的?我开始有点忐忑了。   我爸没说话,只是转身打开了书桌的抽屉,他从里面取出一个黑皮笔记本,递给我:你自己打开看看吧。我有一种极其不祥的预感,几乎是颤抖着手打开了笔记本。里面有一张照片,上面是我和前BF嘴对嘴的亲昵合影,时间是两年前。我如五雷轰顶了一般,身子僵直不能动弹。我看了看照片,再抬头看看老爸,没有质问、也没有愤怒,他只是平静地看着我。这是不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?   7   我:爸,这是我跟朋友玩的游戏,真心话大冒险……   我还没解释完,老爸就抢过话:没必要再解释了。我还是那句话,有些事情发生了,我认命,我希望你也能认命。   我:可这真的只是游戏啊。我还在垂死挣扎。   老爸依然波澜不惊:其实,你的事我早就知道了。   我愕然,我的身份老爸已经知道了?还早就知道了?是哪里出了问题呢?   老爸:你知道你还有一个小叔不?   我:嗯,知道,不过他很早就死了,爷爷告诉我的。   老爸:其实他没死,只是和家人断绝了关系,就像人间蒸发一样,我们都不知道他去哪儿了。   我感到诧异:他为什么要断绝和家人的关系?   老爸说:你小叔他喜欢男人。   我:啊?!   老爸:你也知道,你爷爷年轻的时候是我们镇的镇长,他绝对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。所以当你小叔告诉你爷爷他喜欢男人的时候,你爷爷一气之下把他赶出了家门,还说死了都别回来。从此,我们就再也没见过你的小叔,现在连他是死是活都不知道。   我心里有说不出来的不安。老爸现在知道了我的身份,会不会也像爷爷赶走小叔那样,把我也赶出家门?   老爸:小时候,我带你去澡堂洗澡的时候,就看出你的不同了。   我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。的确,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很喜欢看男人的罗体。在我读幼儿园的时候,我爸在另外一个镇上班,每星期也就回来两三次,所以很多时候都是我妈照顾我。由于那时候还小,我妈就经常带我去女澡堂洗澡,该看的我也都看见了,那时候很单纯,也没多想什么。等我再大一点的时候,我爸调回我们镇上班了,从此我就跟着爸去男澡堂洗澡。那时候完全没有性的概念,只是在看到男性罗体的时候很好奇,为什么男人和女人不一样?我也不知道,什么时候开始越来越喜欢看男人的罗体,而对女人的毫无感觉。   老爸没再说话,隔了大概一分钟,他才开口:这么些年来,我一直觉得你爷爷的做法是错的。小叔毕竟是他亲身的儿子,也是我的亲弟弟,这个世界上哪有亲情包容不了的事情?   我听到这里,眼眶一下子就湿了。我多么盼望有这么一天,当我告诉父母我的身份时,他们依然对我不改初衷,依然爱我疼我。这一天来得那么突然,我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:释然?感动?幸福?也许都有。此时此刻,我真想给老爸一个拥抱,谢谢他给我的包容和理解。   但我最后还是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,听老爸说:你还记得你大学毕业那天,你喝得烂醉如泥吗?   我茫然地点点头,又茫然地摇摇头:时间太久,我记不清了。况且那天,我实在喝得太多了。   老爸:你怎么就没遗传到我的酒量呢,瞧你喝醉时的样子,糗死了。老爸打趣地说。  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。   老爸接着说:你喝醉那天,有一个同学把你送回来的,我们家住五楼,他是把你背上来的。当时他满头大汗,胸前还有你的呕吐物。   8   那天送我回家的正是我的前BF,M,也就是照片上那个和我嘴对嘴的人。我们大二认识的,前前后后我俩在一起度过了六年时间。大四那年,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二年,毕业后我们选择工作的地点不同,我要留在家乡,他要南下广州。想着从此以后就要和心爱的人天各一方,心情很是失落,于是不知不觉就喝高了。我们家是旧小区,没有电梯,M就一步一步把我背回家。当时我只知道心里和胃里都很难受,回家后在洗手间又吐了一次,然后有人把我扶回房间,倒在床上的我不省人事。我只记得我做了一个梦,梦到M吻了我,梦到在他转身要离我而去的时候我死死拉住他,恳求他别走,梦到他走了以后我哭了很久很久。等到了第二天我酒醒了,我爸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:你以后别再喝那么多酒了。我问我爸是谁送我回来的,他说一个叫M的同班同学。我当时就紧张起来,马上打电话过去,责备M不该送我回家,要是我爸妈知道了该怎么办?当时M淡然一笑,说:放心,你昨晚的所作所为都是因为喝高了,你爸妈不会想太多的。   我和M毕业后就分隔两地了。但我们仍然没有分开,他说他先在广州奋斗几年,等到时机成熟就申请回来。我们就这样相隔异地,恋了四年,也就是在我们认识的第六年,他放年假回来,带回了一个好消息,说过完年后他就可以回来上班了。我自然是很高兴的,心想这苦逼的日子总算熬出头了。年假结束后,M迫不及待飞往广州办理调职手续,可是天意弄人,在他从机场回市区的时候出了车祸,他乘坐的小车跟一辆大货车迎面相撞,车头嵌进货车底部,车身严重变形,小车上无一人生还。   我当时正在家里等他保平安的电话。电话响了,是他的名字,我欣喜地接通:到了哇?   电话那头却是一个陌生的女声:你好请问你是M的家人吗?我是广州某某医院的医生,M在两小时前因为车祸去世了……   当时我有没有哭,我不知道,我只记得我放下电话简单收拾了几件衣服,就冲出门往机场赶去,连夜飞去广州。等我到了医院,看到的只是M盖着白布的尸体,冷冰冰的,再也不能散发出让我融化的体温了。我一把扑上去抱住M,哭得撕心裂肺。   站在一旁的医生也没上前劝我,只是等到我稍微冷静了一点后,才来问我:你是M的弟弟?   我:不是,我是他的好朋友。   医生:那就奇怪了。说完他递给我一部手机,是M的,正好是通话记录的界面,从头到尾,所有的记录都是我一个人的。在他的手机里,我的名字叫弟弟。他比我大三个月,很自然的我平时就管他叫哥哥,他管我叫弟弟。   随后,我又打电话通知了M的家人,他们在第二天赶了过来。跟我一样的悲伤绝望。接着就是料理他的后事,我也忍住哀伤,跑前跑后地帮忙送M最后一程。在他父母面前,我的身份是M的朋友。之后,我把所有和他有关的东西都整理出来,或卖或烧,因为我不想睹物思情,毕竟人死不能复生,人都走了,我也该放下了。当时我唯独留了一张我和他的合影,作为我们爱情的见证。   突然发现,写了一大段关于M的往事,有点偏题了。但我不得不承认,事到如今,只要一提到M我就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,就像有人在我的回忆里吹了一口气,那些积满岁月痕迹的灰尘随之纷纷扬起,久久不能落定。   9   回到我和我爸所在的房间。   我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,问我爸:那天我喝醉了,做过什么吗?   老爸:看得出那天你心情不好,M把你扶回房间正准备离开的时候,你一把拉住他,嘴里说着求求你不要走,我看你那样以为你是喝糊涂了,于是转身去拿湿毛巾给你擦身子。等我回到房间的时候,正好看到M正弯下腰亲你的额头。   我:喔。心想原来那晚的梦都是真的。   老爸:等把他送走以后,我回房间看到你一直在哭,哭得很伤心,把枕头都打湿了。我就知道你们感情肯定很深。再之后,我就发现了这张照片。   我低下头,泪水顺着脸颊砸在照片上,我应该高兴啊,我爸接受了我的同志身份,但我为什么却难过的要死?   老爸:你跟M现在还在一起吗?   我摇了摇头。   老爸:分了?   我:不,他去世了,因为车祸,在广州。   老爸:喔,就那次你什么都没说,哭着提着行李冲出门,害我和你妈担心死了。   老爸顿了一下:唉,这么好的孩子,说没就没了,挺可惜的。   我:我现在这样,你也觉得可惜吧?   老爸故作潇洒地笑了笑:我有什么好可惜的?   我:你这辈子可能抱不上孙子咯,你不觉得可惜?   借着屋里的灯光,我分明看到老爸的眼眶一下子就湿润了。他却说:真的,我不可惜,只要你健健康康、快快乐乐、平平安安地过一辈子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只是你妈她……他朝门外努了努嘴。   我:我妈她也知道了我的事?   老爸:现在还不知道呢,我正愁该怎么跟她做思想工作,她这人我了解,一根筋。但是她和我一样,都盼着你好,你高兴,我们就安心了。   我再也忍不住,泪水决堤一样,飞流直下。我哽咽着:爸,谢谢你。   老爸上前,用手擦干我的眼泪,说:谢啥谢,都是自己的亲身骨肉。你呢,以后也别再背什么思想包袱了,遇到了合适的人要好好珍惜。对了,一定要保护好自己,听说有些人挺乱的。   10   写到这里,我还真以为自己在写小说,要不是今天中午,我爸发来的短信告诉我,经过一夜的说服工作,我妈接受了事实,她和我爸达成了共识:希望我能找到彼此相爱的人。我爸还在短信的最后说:我跟你妈是要奔着金婚去的,你呀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上一篇:没有新闻    下一篇:四川同志